欢迎光临
-->
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澳门线上赌博 > 观致汽车 >
网址:http://www.baseseng.com
网站:澳门线上赌博
观致汽车和它的“雇佣兵军团们”
发表于:2019-07-09 10:30 来源:阿诚 分享至:

  

观致汽车和它的“雇佣兵军团们”

观致汽车和它的“雇佣兵军团们”

  COO(首席运营官)长原巨树——前日产-雷诺联盟车辆互联互通技术全球总监;CO-CTO(联席技术官)平井敏郎——前英菲尼迪全车系开发总负责人;副总裁刘强——前日产专家。看这形势,这次来的是“日系军团”。这次日系军团肯定会为观致汽车带来一些新的变化,但能不能救观致汽车于水火,这很难评估,不如来看看观致以前的“雇佣兵军团”到底都为观致汽车带来了啥。2011年11月28日,“观致(Qoros)”品牌正式发布,奇瑞汽车常务副总经理郭谦出任观致汽车董事长兼总经理,原德国大众汽车北美公司执行副总裁石清仁(Mr.Volker Steinwascher)出任合资公司副董事长;原宝马MINI设计总监何歌特(Mr.Gert Hildebrand)任观致汽车的首席设计师。郭谦当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:“虽然我在观致是董事长,老大哥(指石清仁,笔者注)是副董事长,但其实日常的业务我从不过问,都是老大哥一手打理。”也就是说,观致汽车最初建立后,实施的是“老外操盘”的策略。除了郭谦这个中方“隐形”老大,观致汽车的“开山团队”基本都是清一色的欧系军团:汽车总成部执行总监毛杰(Roger Malkusson),前瑞典萨博公司整车集成总工程师;汽车工程部执行总监施可(Klaus Schmidt),前宝马整车性能与底盘总工程师 ;汽车工程部执行总监麦逸凡(Peter Matkin),前英国捷豹陆虎集团整车项目总工程师;电动车部总监狄彼德(Peter G. Diehl),前通用中国电动工程经理,等等。包括石清仁和何歌特,观致的“欧系雇佣兵”中,身居要职的老外高管多达十数人之多,这种用人理念和观致最初的定位——总部在中国的国际品牌密切相关。但就是这个“欧洲天团”,除了为观致带来一台欧洲E-NCAP五星碰撞成绩的车——观致3之外,剩下的是整整一年不到6000台的销量以及22亿元的亏损,这在当年总销量高达2300万辆以上的中国市场,非常的不可思议。随后这个“欧洲天团”中的大多数人都先后离开了观致,只留下了一地鸡毛供后人慢慢收拾打扫。2014年12月,郭谦离职,同期卫思梵离职;2015年2月左右,石清仁离职;而何歌特则一直待到2017年10月才离职。“欧系雇佣军团”以失败而告终。其中最为悲剧的何歌特,离开观致后去了造车新势力博郡汽车,没到几个月就惨遭淘汰,从此结束了自己在中国的汽车生涯。欧系军团败走麦城之后,2015年2月,美国汽车老兵墨斐登上了观致的历史舞台,并带来了他在上汽通用的前同事孙晓东。墨斐担任观致汽车CEO,孙晓东担任观致汽车副总裁。墨斐和孙晓东都来头不小,墨斐早年参与了上汽与通用汽车的合作谈判,是其中的关键人物。1996年墨斐来到中国加入上汽通用,此后开始为中国汽车工业服务,在上汽时最后干到副总裁。孙晓东于1997年加入了上汽通用,参与了上汽通用的组建工作,最后在上汽通用干到副总经理,随后开始在PSA、吉利漂泊,最后于2015年加盟观致。墨斐和孙晓东就位后,着手打造了一支“通用系”团队,招来了两位通用系老兵:徐宛和凌海,分别任职观致汽车市场与销售部公关总监、市场与销售部网络总监。墨斐主政期间,“超过一半的外籍员工被裁掉,取而代之本土化人才”。墨孙组合宣布了观致的“五年计划”,“观致正在从品牌、产品、车联网、客户体验和渠道五大层面持续发力”。事实到底如何呢?整个2015年,观致汽车销量有所上升,全年销量约为14000辆,但这个销量依然垫底。2015年观致汽车亏损额依然高达25亿元,亏得比2014年还多。2016年初,墨斐因为个人原因突然请辞,其为何辞职,业内至今并不明晰;3月,传出了孙晓东被浦东新区法院带走的消息,被带走的原因据称与其在上汽通用的任职有一定关系。“墨孙组合”由于其深厚的美系背景,因此称这一届观致管理团队为“美系雇佣兵”,但因为有些场外的原因,这一届观致军团未能为观致汽车带来太多的改变。分别历经欧系和美系军团的折腾之后,原本出身于奇瑞汽车的观致终于迎来了其第一届“国产军团”:曾在福特、威伯科(卡车和客车)呆过的刘良以及来自吉利、沃尔沃的宁述勇。刘良于2016年9月加入观致任COO,于次年3月升任CEO;宁述勇于2017年4月加入观致汽车,任职市场与传播执行副总裁。两人为主导,发起了一场叫做“疯狂的观致”的行动。2017年8月,宁述勇刚到观致3个月后,就为观致敲定了一份多达30,000辆的订单,这份订单的买家十分的神秘:家和众信。据报道,这笔订单将24个月分批执行,而这些车将以租赁的方式投放到市场。当年观致还开了一档叫做《疯狂的观致》的直播秀。“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中国的特斯拉”,这是观致当时喊出的口号。但最后人们发现,这次依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实际上,把刘良+宁述勇组合称作“中国雇佣兵”并不准确,在加入观致之前,宁述勇为汽车圈所熟知,主要是其担任了沃尔沃中国区企业传播副总裁这个职位。刘良则一直在海外工作,先后在日本的汽车公司、美国福特和欧洲威伯科工作,几乎没有国内主机厂的工作经验。刘良和宁述勇进入观致之前,观致汽车当时的董事长陈安宁“代理执政”,期间观致发布了“两栖战略”,即新能源和传统燃油车两头跑的策略。事实证明这个策略并不适合观致汽车这样本来就是新兴的“传统燃油车企业”。2017年12月,宝能集团以65亿元的代价收购了观致汽车65%的股份。次年2月,刘良离职,7月,2009年福特Ranger XLT PK手册4x4-SSE-AD-5707898 更新:2019-06-25。宁述勇离职。刘良+宁述勇这个组合在观致汽车呆了仅约1年,当年,观致汽车销量为24,188辆,已经创了历史新高,但在中国高速增长的车市中,依然可以用失败来衡量。当年,观致汽车亏损19亿元。随着观致年年亏损节节败退,它终于走到了穷途末路,奇瑞汽车和以色列集团不得不把51%的股份售出,观致汽车易手,被此前完全不在汽车圈的民营企业宝能集团收购,这时,观致汽车的“北汽军团”出现了。2018年2月,原北汽集团党委常委、北汽集团新技术研究院院长李峰加盟宝能,任职观致CEO;3月,原北汽股份副总裁兼北汽销售公司党委书记、执行董事、总经理蔡建军正式加盟宝能汽车,担任宝能汽车副总裁,兼观致汽车执行副总裁一职;同在当年3月,北汽销售副总陈思英辞职,随后加盟观致,任职观致汽车副总裁、销售公司总经理。可惜的是,除了卖给宝能集团旗下关联公司的那部分销量外,北汽军团无法带给观致汽车实质性的改变。这个军团目前正在土崩瓦解。2018年12月,蔡建军转投爱驰汽车;2月21日,宝能集团宣布李峰不再兼任观致汽车CEO;消息人士称,陈思英目前也处在离职的边缘。至此,观致汽车的北汽集团基本被团灭。从2014年到2019年,观致汽车一年换一个CEO,前后换了六任,雇佣兵几乎换了个遍,但这并没有起到作用。因为雇佣兵永远都是雇佣兵,他们不会有太多的归属感。从2011年品牌正式发布算起,在一茬又一茬雇佣兵的带领下,观致汽车这个没有魂、没有主心骨的品牌如今已经浑浑噩噩的度过了8个春秋,它完美的错过了中国汽车发展的所有有利时间节点,这不由得令人啧啧称奇。过去,小编也曾一度认为观致汽车终于要雄起了,但现在看来,这实在是错看了观致。过去的八年时间,观致汽车一再错失良机,错过了成为中国新高端品牌的机会,也错过了成为纯电动汽车品牌的机会。如今的观致,依然在左右摇摆:在传统汽车和新能源汽车两个方向上摇摆,在国际品牌和中国品牌两个方向摇摆,在生存和死亡线上挣扎,它会走向何方,没有人知道答案。但很显然,观致汽车成不了“中国高端品牌”,也成不了像蔚来、小鹏、威马一样看起来潜力无限的新能源品牌,那么他会成为谁呢?观致汽车能成为谁,事实上取决于它的两个隐形BOSS:奇瑞汽车和宝能集团。奇瑞汽车创立观致汽车,最初只想做一个“大众化品牌”,因此羞于和“廉价品牌”——奇瑞汽车的500万车主发生任何关系,这意味着这个品牌从一开始,就成为了无水之源、无本之木,这是它注定失败的根本原因。如今,观致汽车被宝能集团收购,而宝能集团则是在有司的“逼迫之下”才脱虚入实进军汽车制造业的,也就是说,从收购之日起,宝能集团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好好做这个“副业”。除非有司继续紧逼或发生其他奇迹。如此,观致汽车未来是死是活,一目了然。观致汽车新的管理层如果要治理好观致,不认识到这两点,就不可能做好。对他们来说,颠覆并纠正自己的两大BOSS奇瑞汽车和宝能集团的想法,给他们“洗脑”,才是有实际意义的工作职责所在,但,作为员工,不管是欧系、日系、美系或是国产系军团,或是如今的日。